圣母玫瑰园-当强暴临到后。。。

当强暴临到后。。。

作者:境界时间:2017-04-25 16:30:35浏览: 258次

 


(下文根据7G.tv 视频整理而成,视频时长6分,请在wifi环境观看)




为强奸犯祷告的姊妹



艾米丽是一位年轻未婚的女子,一天,她正在跑步,然而,可怕的事情却临到了。一个男人突然越过马路抓住她,并向她的脸上喷了辣椒水,然后将她拖拉到了自己汽车的后备箱。


艾米丽在后备箱摸到了手铐、剪刀等工具,她充满了惧怕,以为对方会杀掉她,一想到自己还没结婚,还没有孩子,她感叹自己的生命如此短暂。



被强暴而致孕的修女母亲



露茜是一位美丽清纯的年轻修女,曾在罗马大学攻读文学硕士,1992年,在南斯拉夫和波黑的战争中,她勇敢地奔赴南斯拉夫传道并援助当地的孩子。

 

不幸的是,一个噩梦般的可怕黑夜,她与她的两位女伴遭遇塞尔维亚士兵强暴,更不幸的是,不久她便发现自己怀孕了。

 

被强暴后,她再次醒来时,天已亮了,在她头脑内,闪现第一个思想即耶稣在客西马尼园中极度的痛苦,在心里展开了强烈而可怕的斗争。


她一次又一次地询问上帝,为什么允许她遭受这样的蹂躏?在青春时代的日记里,她曾写过这样一句话:“一切都不属于我,我不属于任何人,任何人亦不属于我。”


是的,她渴望身心纯洁无暇地属于主。但在一个她永远不想记起的晚上,有一个人却俘虏了她,想迫使她走出自己,为他所拥有。在这个晚上,她的身体破碎了,为什么上帝允许她的生命唯一存在的理由被破碎?


与此同时,她也反问自己:“现在天主给我的新圣召到底是什么?”她想起就在不久之前,读了《嘉而默罗的对话》一书之后,情不自禁地向天主祈求殉道的恩典。“天主垂听了我的祈祷,但以何种方式啊!现在我的内心世界处于黑色的焦虑之中。他破坏了我一直以为生命中不可改变的神圣而高尚的计划,在出乎意料间,在我里面输入了他一个新的生命宏图,一个我目前无法明白的奥秘。”


“我的悲剧不在于我作为女人所受的凌辱,亦不在于对我奉献生活圣召无可补救的伤害, 而在与我现在所面临的困境:我不知道该如何用信德眼光把这件意外看作主,我的神圣奥妙旨意的一部分。”


她努力坐了起来,此时,在她耳边响起附近奥古思定会院的午时钟声,告诉她是要日间祈祷的时间到了。她默默地诵念日间祷词:“在此时的哥尔哥达,基督,真正的逾越羔羊,偿还我们得救的赎价。”


她曾不只一次地向天主宣誓,要为祂奉献自己的整个生命,“那么,我现在所领受的凌辱痛苦和基督所领受的痛苦凌辱相比又算什么呢?”她缓慢地,非常缓慢地说:“愿你的旨意成就吧,特别是我无依无靠的现在,我唯一所确定的是,我的主,你现在同我在一起。”



不久,年长的修女问她今后的打算,她这样回复到:


“我写信的目的并非寻求你的安慰,而是为了让你帮助我为此感谢天主,感谢祂让我加入那些因祂的名而被强迫做母亲的的上千个同胞的行列。我把我所受的凌辱,和她们的一起为了强暴份子的罪过奉献给天主,算作赎罪的代价,也为了不同种族间的和解,我情愿接纳这份羞辱,并将之交付在天主仁慈的手中。”


“且莫见怪,也许你会以为让你同我一起为此 ‘感谢’上主是一件荒谬的事情。在这几个月内,我为被侵略者所谋杀的我的两个弟弟,日日泪流满面。侵略者弄得整个城市战战兢兢。我原以为我的痛苦不能再增加了,然而,事件的残酷现在远远超过我的预料。那些日子,每天都会饥饿的,冻得瑟瑟发抖的难民来敲我们会院门,他们的眼中所透露的无非是失望。”


“前几个星期,一个18岁的男孩子对我说:你们是多么有福啊,因为你们选择了一个邪恶不能侵入的地方。而后,他又悄悄在我耳边说:你们永远不会明白什么是羞辱。我长时间地思虑着他所说的一切,我确定,在我服侍的人群当中有一部分隐秘的痛苦是我不曾领略的,我几乎因被排除在外而感到羞愧。”


“而此刻,带着被蹂躏的身体和被践踏的灵魂,我亦成了他们当中的一员了,成了我民族中千千万万不知名的,被羞辱的妇女中的一员。主耶稣在祂被凌辱的奥秘内收纳了我。不仅如此,他以特殊的方式让我彻底地认识了邪恶势力。我知道,从今往后,从我贫穷的心里发出一切鼓励的、安慰的言语都会成为确实可信的,因为我的历史就是祂的历史。”


“仅需要一个表情,一声轻轻的问候,一点兄弟情谊的表示,就足以把诸多不相识的生灵的希望之帆扬起来。天主拣选了我——恕我冒昧——让我带领我民族当中被羞辱的姐妹们走向自由和救赎的黎明。没有人能怀疑我言语的忠诚,因为,我和这些姐妹们一样,来自被亵渎和丧失了尊严的边际。”


“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回首往事我感觉就象一场可怕的噩梦。一切都过去了,然而一切又在开始。您在电话里对我的安慰鼓励,我永远不会忘记,并会为此毕生感激不尽。”


“您在电话中还顺便问我怎样对胎中的孩子。在听到问及此事时,我似乎听到胎儿颤抖的声音。我当时想还不是回答那个问题的时候:我并非没有反省我未来将要继续的人生路,而是不想破坏天主给我的这个出乎意料的计划。我已经做了我的决定。”


“我要作母亲。孩子除了我之外,将不会属于任何人。我知道我可以把孩子寄托给他人,但是孩子亦有权利获得我的母爱,尽管我没有期盼他的到来。是不可以把幼苗连根拔起的。落在垄沟的麦粒需要在那里生长,尽管播种的是一位不可思议而又残酷的人。”


“我会用另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来实现我的奉献圣召。我不会向修院再要求什么,因为她们已经给予了我一切。我十分感激修院中姐妹们对我的同情和支持,在这段时间内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也特别感谢姐妹们对某些不适的问题的谨慎。

“我会和我的儿子一起离开,虽然我还不知道去哪里,但天主,既然破碎了生命中最大的喜悦,那么他一定再会指给我履行他旨意我该走的道路。”


“我会贫穷地回去,会重新穿上旧围裙和妇女们干活时用的木屐,我会再和母亲一起到森林里采集橡胶……”


“总要有个人开始去打断仇恨的锁链,是仇恨摧毁了我们的家园。为此,我对我未来的儿子唯一所上的课就是爱。我的这个儿子,生于暴力,将会和我一起见证唯一使人类高尚的伟大力量: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