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3000年前,救主耶稣由勇敢而无所畏惧的米该亚先知预言诞生在白冷,太奇妙了!

3000年前,救主耶稣由勇敢而无所畏惧的米该亚先知预言诞生在白冷,太奇妙了!

作者:传统版思高圣经时间:2022-08-10 11:38:35浏览: 286次

第五章

(要义和章旨见前章)

414被围的女子!你现在的确被墙围住!他们围攻我们,用棍棒打伊撒尔民长的面颊。①

51厄弗辣塔白冷啊!你在犹大郡内虽是最小的,但是将由你中间为我出现一位统治伊撒尔的人,他的来历是由于亘古,源于永远的时代。②

2为此,直到孕妇生产的时候,直到他弟兄们中最尊贵者,再回到伊撒尔子民那里的时候,上主必委弃他们。③

3他必要卓然自立,借上主的勇力和上主他天主名号的威严,牧放羊群人民必获安居,因为这时他必为尊大,达于地极。④

4【那时将有这样的和平:当亚述侵入我们地域,蹂躏我们宫室的时候,必有七个牧者,八个人民首领,奋起抵抗她。

5他们将用刀统治亚述地,用剑管辖尼默洛特地。】⑤当亚述侵入我们的地域,蹂躏我们的边境时,他必救拔我们脱离她。⑥

6雅各伯的遗民必要在许多民族中,像降自上主的露水,又像落在青草上的雨点;青草原不期待于人,也不寄望于人子。

7雅各伯的遗民必在异民中,在许多民族中,像狮子在森林的野兽中,又像幼狮在羊群中,假使他们经过羊群,必要加以蹂躏和撕裂,没有人能够抢救。

8你高举你的手在你敌人之上,你的仇人必要灭亡。⑦

9到那一日——上主的断语,我必由你中间灭绝你的马匹,毁坏你的车辆,

10破坏你境内的城市,倾覆你的一切堡垒。

11灭绝你手中的巫术,使你中间不再有卜筮者。

12我必由你中间消灭你的雕像和你的塑像,你必不再膜拜你手制的作品。

13我必由你中间根除你的木刻柱像,破坏你的神像。⑧

14对于那不肯顺服的异族,我必大发震怒而施以报复。⑨

 

注释

 

①第四章的最末一节,拉丁通行本作第五章的第一节。我们可以说这一节,的确是第五章有关默西亚生于白冷一神谕的序言:因此,我们也将这一节置于第五章之前。本节经文稍有残阙,学者的修订,各有不同。根据我们的校订,神谕是向耶路撒冷而发,因为犹大国势,每下愈况,京城是在撒讷黑黎布大军的重围下。「被围的女子!你现在的确被墙围住,」即谓被撒讷黑黎布的大军包围住。先知在此以玩弄字眼的笔法称耶路撒冷为「被围的女子」。「伊撒尔民长」,在此是指希则克雅王。用棍棒打击他的面颊,可能是指依36所载撒讷黑黎布的统帅凌辱君王的话(参阅列下18:17-37)。先知所以称希则克雅为民长,而不称呼他为君王的原因,是「民长」一语,在希伯来语实含有「君王」的意思。称「伊撒尔民长」而不称「犹大民长」的理由,见米3:9。

 

②有关未来救主生于白冷的神谕(1-5),是圣经中最美的诗文之一。这神谕好像是对依撒意亚所著厄玛奴耳书必有的增补(参阅先知书上册依撒意亚引言:第一集(2-12章)。这位救主或「统治者」就是默西亚(参阅玛2:5)。按玛索辣经文和拉丁通行本,救主出生之地作「厄弗辣塔白冷」(苏15:59 希译本),七十贤士作: 「厄弗辣塔家,白冷,你……。」白冷为犹大地的一座小城,在耶路撒冷南方,相距九公里。冠以「厄弗辣塔」(卢4:11;咏132:6),以别于则步隆地内的白冷(创35:19;苏9:15)。「厄弗辣塔白冷」,是达味的家乡,这地方的人亦名厄弗辣塔人(撒上17:12;卢1:2)。白冷在犹大诸郡中是最小的一郡,甚至新约称之为白冷村庄(若7:42),如此看来,居民不会超过千人。白冷虽然很小,但因为是默西亚的出生地,而著名于世。玛2:6:「白冷在犹大诸郡中,一定不是最小的一个,」因为从那里要「为我出现一位统治伊撒尔的人」。「为我」的「我」字一定是上主的自称。有些学者认为「为我」二字应作「为上主」(里仆耳等人),所以默西亚执行天主的任务,因为他降临是为完成上主的命令,为上主管治伊撒尔。「他的来历是由于亘古,源于永远的时代。」先知用这句话,不但愿意指出默西亚人性的来源(达味后裔),但也愿意指出他更高超的来源。如果对上下文加以研究,或与厄玛奴耳书两相比较,先知显然有意表示默西亚的天主性。这位元首是达味的后裔(因为他生于白冷),但是他尚有更古的来源:他永远生于天主父。

 

③这位元首降来的时候,要给自己的百姓带来救恩(3-5 节),但先知在本节内却想描写这位元首来临前伊撒尔民族(南北两国)的情形——被敌国压迫的情形。默西亚几时来临,那些压迫情形才会中止。为指示默西亚的来临,先知用了两种用语:即「孕妇生产」和「他弟兄们中最尊贵者再回到伊撒尔子民」。所谓「孕妇」,就是依撒意亚论厄玛奴耳时称之为「哈耳玛」——贞女(alma)的。这位女子是默西亚的母亲(见依7:14和注)。米该亚先知在此也含蓄地承认这位孕妇是一位童贞女,因为此处没有提及孩子的父亲。「他弟兄们中最尊贵者」(见创49:3)就是默西亚,他好似再生的达味(参阅欧3:5;依9:6;则34:23; 37:34)。所以他要再回到伊撒尔子民那里。但是我们应注意:玛索辣经文与各译本皆作: 他弟兄们中的遗民必要再回到伊撒尔子民那里」,意思是说:默西亚来的时候,不再有南、北两国的分别,因为北国的人民是分裂的主动者,现在他们被掳充军去了,将来他们必要回到真正的伊撒尔国——犹大国,从此伊撒尔子民再没有分裂。本书译文系根据里仆耳的译文。

 

④先知开始描述未来的元首的职务: 「他要卓然自立」,「牧放羊群」,换言之,他将稳操王权,因为上主是他的助力,他的国将是卓越光荣的国度,而这国家的人民将要「安居」乐业。这位元首——默西亚君王的权势「直达地极」,普及全人类。默西亚不但是伊撒尔的元首,而且也是天下万民的元首,惟其如此,在他统治之下的人民,决无任何恐惧的理由,所有的人民必能享受绝对的和平(参阅4:4;依11:1-10)。

 

⑤「那时将有这样的和平」一句,拉丁通行本作:「那位将是和平」,即默西亚将是和平;但是玛索辣经文(七十贤士译本同)较为妥善。有些学者认为第4节与第5节前半似乎是后人补加的注脚(如里仆耳和番曷纳刻),根据这个注脚,和平要这样来临:当亚述(包括选民的任何敌人)侵入巴力斯坦地域的时候,有七个牧者和八个首领要奋起讨伐敌国(亚述) 和尼默洛特地。按「七」或「八」之数系言无数之意(亚1:3;箴30:11-31),又亚述与尼默洛特二名为同义字。「用刀剑」他们会击退任何侵略,玛索辣经文作:「在他的进口」,即尼默洛特地的进口。今按希、拉二译本改。

 

⑥4-5a为后加的注脚。这个注脚倒不如正文(5b)「他必救援我们」说得更清楚。米该亚先知一如依撒意亚(依9:3),借他当时发生的事件——亚述人的侵袭,阐明未来默西亚的能力说:将来如有敌人和现在的亚述一样侵入我们的边境……默西亚必救我们脱离任何痛苦和压迫。在先知们论及默西亚的预言中,这种救援应时时作「伦理的救援」解,即解救我们脱离罪恶和魔鬼的势力,此处的预言亦不能例外。因此,「亚述人」一句应视为一切起而反对默西亚及其神国的敌人的预像,这些敌人的势力将为默西亚所粉碎。

 

⑦先知在预言:默西亚君王生于白冷之后,紧接着又预言默西亚时代伊撒尔「遗民」的遭际。关于这些遗民,先知已有所论述(4:6-7;2:12-13)。先知宣布这新神谕的历史时代与宣布4: 6-7; 2:12-13神谕的时代似乎相差不太远,换言之,先知大概在撒讷黑黎布撤退围攻耶路撒冷之后,即刻宣布了这新的神谕(见第四章要义)。关于这些「雅各伯的遗民」,先知用了两个比喻:他们「在异民中,在许多民族中」有如为生活不希望于人,而只接受天主的雨露的青草(见申 32:2),又像「森林的野兽」和「羊群」即在「狮子」和「幼狮」前毫无自卫能力的走兽和家畜。默西亚时代伊撒尔的「遗民」一如在撒讷黑黎布侵袭之时,他们完全不仗赖人和人的作为,来图谋生存和抵抗敌军;对遗民,一切都来自天主,他是使遗民获得生存和抵抗敌人的力量。8节:先知好像对遗民下结论说:所以你不要仗赖人的援助,也不要自恃己力,但要完全依赖来自天主的力量和不可克胜的权能:这样你才能容易得胜你的一切敌人(参阅4:13;咏44:5)。

 

⑧9-14节一段是先知论及默西亚时代的最后一个神谕。这个神谕与前一个神谕正是互相连系,因为默西亚时代,「遗民」将凭赖天主的助力制胜敌人:伊撒尔子民过去所依赖的武器(欧1:7),都归于无用(欧14:3-4;依30:15-16;31:1)。 「到那一日」,上主首先要灭绝一切马匹、车辆、坚城和一切堡垒(9-10),以后再灭绝一切影响伊撒尔子民的外教偶像和迷信(11-13),并巫术、卜筮(依8:19),雕像、塑像、木刻柱像(欧3:4; 10:1-2),即「阿协辣」(申7:5;16:21;依17:8)和一切神像(参阅依2:20)。这一切都是梅瑟法律所禁止的(参阅出2:18;23:24;34:13;肋19:26;申13:10-12)。 13节:「你的神像」一句,玛索辣经文和古译本作:「你的城邑」,今根据学者(里仆耳,诺杰尔等)的意见改译作「你的神像」,似乎更适合上下文。

 

⑨最后一节是神谕的结束:天主要对那些不肯服从的异族施以报复。本节的意思是:默西亚时代所有的人不但不可依靠武力和战争的武器,而且还要除掉各种迷信和邪神敬礼。这种扫除,不仅是人们应尽的义务,而且也是获救的必然条件:凡不听从上主这种命令的异族,上主必要加以惩罚(参阅 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