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埃及泽图恩圣母显现

埃及泽图恩圣母显现

作者:埃及泽图恩圣母显现时间:2020-03-09 15:05:47浏览: 272次

前按:

1、埃及泽图恩圣母显现,是公元1968—1971年间发生在泽图恩(Zeitoun)长时间的超自然事件,因此次事件并未得到罗马教廷认定,及大陆网站相关中文资料缺乏,本号将事件经过及照片整理发布如下;这篇文章仅做参考资料,请读者自行辨别,并以教会官方角度为准;

2、注意:罗马教廷从未承认或否认此次显现事件的真实性,因为天主教对科普特的教区无管辖权。目前,只有科普特正教会承认“泽图恩圣母显现”。


1.jpg

埃及开罗泽图恩的圣母教堂,1968-1971年圣母显现发生地;


泽图恩圣母显现(Our Lady of Zeitoun),是发生在埃及开罗的泽图恩区(Zeitoun)科普特正教教堂的超自然事件(根据科普特圣传,该教堂是圣家逃往埃及期间停留的地点之一),从公元1968年4月2日起历时三年之久,上百万人目睹这一显现过程。


2.jpg

圣母玛利亚站在教堂屋顶的十字架前,双手合十祈祷。可见她脑后有明显的光圈环绕;圣母似乎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十字架上,而非她身上;


埃及泽图恩地区第一次出现圣母的神秘影像,是在公元1968年4月2日的晚上20:30,当时一位名叫法鲁克.穆罕默德.阿特瓦(Farouk Mohammed Atwa)的穆斯林巴士修理工,在泽图恩的圣玛利亚科普特教堂(St. Mary’s Coptic Church)对面工作,他偶然抬头看到教堂圆顶的十字架附近,有一位穿白色袍子的女子正跪在那里,双手呈合十状在十字架前祈祷。

法鲁克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名试图跳楼自杀的绝望女子,因为那个圆顶区域很危险,是不准信徒上去的。他立刻喊叫说:“女士,不要跳!不要跳!”,并高举缠着绷带的手试图让女士注意到他(法鲁克因工作上的事故,导致右手食指出现坏疽腐烂,所以工作时也缠着绷带)。另外两名男子此时也注意到教堂顶部的白色身影,他们一起向警方和消防救援队报告了这一情况。该教堂的康斯坦丁神父(Father Constantine)也得到消息,跑出来试图劝阻女子不要有轻生之念。


3.jpg

圣母以露德显现时几乎相同的形象,显现在科普特教堂屋顶上。并让所有宗教的信徒看到她;这是摄影师瓦吉.里兹克.玛塔(Wagih Rizk Matta)第一次成功拍摄到的;


在那一刻,这位女士站了起来,她周身发出极其耀眼的光芒。她的身体和长袍同时发光,呈现一团耀眼光斑。围观群众中的一位穆斯林惊讶地喊道:“是麦尔彦!那是麦尔彦!(圣母玛利亚)”。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七只发光的鸽子,绕着教堂在空中盘旋许久。现场围观人数逐渐增多,警察也赶到现场试图驱散人群。据警方表示,这只是路灯的反光。然而,群众们将这一现象认定为圣母玛利亚的显现,因此,警察驱散群众的努力根本没有成功。几分钟后,显现却突然消失了;

第二天,首位目击者法鲁克.穆罕默德.阿特瓦(Farouk Mohammed Atwa)前往医院复查手部坏疽的感染情况,因为医生曾告知他今天如果情况恶化,他的手必须被截肢。但是当法鲁克早上到达医院的时候,外科医生惊讶地发现他的手指完全康复了,医学无法解释这个问题——这是泽图恩(Zeitoun)第一个奇迹痊愈的记录。


4.jpg

七只由光组成的鸽子最先出现,环绕教堂飞翔几圈,圣母随后就会出现在屋顶上;这些“鸽子”速度极快,飞翔时翅膀不动;


第一次显现事件后一周,即1968年4月9日,超自然事件再次出现,但只持续了几分钟。从那以后,显现变得更加频繁,有时一周出现两三次,持续了好几年,直到1971年才结束。显现事件总是在晚上出现,通常在圣母的影像显现之前会有神秘的光芒出现在教堂上空,就像流星的天幕或“由光组成的钻石阵雨”。光芒后几分钟,一群发光的鸽子将会出现,它们会在教堂房顶周围飞来飞去。目击者称它们是“均由光芒组成的、奇怪的鸟一样的生物”,它们以“惊人的速度飞行,翅膀却不动”。它们总是保持一定的队形,然后“像融化的雪花那样消失”。鸽子消失后,一团巨大、眩目的光芒将吞噬一切,将夜空变如白昼一般。当光芒逐渐缩小的时候,它就会变成圣母玛利亚的形象。她穿着白色长袍,披着蓝白色的头纱。教堂底下惊呆的围观者们可以看到圣母的衣服在温暖的晚风中随风飘动。一个耀眼的光圈在她头部的后方。她容光焕发——“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夺目,几乎不可能看出她的容貌”。圣母的影像不仅仅跪在十字架前,她也会站起来在穹顶上闲庭信步,偶尔向下面惊讶的人群鞠躬致意,甚至伸出右手降福他们。她也会出现在教堂庭院的棕榈树上面,或频繁穿梭于教堂的四个圆屋顶上,这种穿梭毫不费力,事实上她是漂浮过去的。有时候圣母会抱着襁褓中的耶稣圣婴,或者抱着圣若瑟和儿童时期的耶稣。一顶耀眼的冠冕有时在她头上闪耀,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庄严印象。

圣母显现的消息像星火燎原一样传遍埃及,吸引了大批基督徒、犹太人、穆斯林、其他宗教,甚至无神论者前来观看。仅几周后,每天晚上的围观人数就达到了25万人。这些不同的宗教信徒聚集在一起,一起祈祷,一起歌唱——赞美圣母玛利亚。圣母会向下面的人群致意,向他们挥手致意,并向他们伸出橄榄枝(橄榄枝象征和平与喜乐)——每当此时,群众们就会欣喜若狂的欢呼。偶尔,人们还可以看到粉色的熏香烟雾腾飞到教堂穹顶上。这些烟雾甚至会从教堂圆顶的天窗中倾泻而出——“这种效果需要一百万个香炉才能制造出来。”

1968年4月13日凌晨,摄影师瓦吉.里兹克.玛塔(Wagih Rizk Matta)第一次成功地拍摄到了圣母的影像——据称,他克服了一种无法解释的“静止感”(好似时间和空间都停止不动的感觉),这种感觉阻碍了绝大多数人使用相机。拍完照片后,他发现手臂上的旧伤已经完全痊愈了。(医生不能解释这种奇迹般的康复。)


5.jpg

1968年5月4日夜,圣母玛利亚双手摊开,漂浮在教堂的圆顶上空;


泽图恩圣母显现形可能持续几分钟或长达9个小时(例如:1968年5月4日晚上20点—5月5日凌晨5点、6月8日和9月9日的显现)。这时间跨度,足以让人们跑回家把家人和邻居带回来。科普特教宗(The Coptic Pope)亲自派亚大纳削主教(Bishop Athanasius)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然后这位主教有了自己的经历:


「突然,她出现了——站得笔直而优雅。人群非常拥挤,在人群中穿行实在太困难了。但我还是努力走到人群最前面。圣母就在那儿,在教堂圆屋顶上五六米高的地方。高高的天空中,她的全身像个磷光闪闪的雕像,但不像雕像那样僵硬。明显有身体和衣服的运动……圣母玛利亚朝北看了看,同时她挥了挥手。她为人们降福,有时是朝着我们所站的方向。她的衣服在风中摇摆。她很安静,充满了荣光。这是某种超自然的东西…非常神圣。有些人在教堂外背诵《古兰经》的经文,有些人在用希腊语祈祷,其他人在唱科普特赞美诗……我试着看清圣母的脸部和五官……我能看见眼睛和嘴巴…随后显现就慢慢地消失了。」


另一天晚上,亚大纳削主教试图从教堂内部接近圣母玛利亚。主教在晚上锁上了教堂所有的门,关掉了所有的照明灯朝屋顶走去。当他从二楼使用梯子走向教堂屋顶时,有一种无法解释的感觉突然袭来。主教开始不由自主地摇晃起来——事实上,他所在的梯子也在剧烈地摇晃着。他感到自己的脚步僵住动弹不得,感觉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就在附近;外面的人都在欢呼,因为他们可以看到圣母。他往后退了退,又退到外面,看到她站在离他只有3英尺远的地方。


6.jpg

圣母在教堂圆顶上漂浮时,从左后侧面拍摄到的影像资料,可见圣母脚下有云雾状物体将其托起;


天主教圣心会(Society of the Sacred Heart)的修女们也见证了显现事件,并向梵蒂冈递交了一份详细的报告。因此,教宗真福保禄六世(Pope Paul VI)在1968年4月28日派了两名教廷特使到埃及泽图恩进行访问,他们也亲眼目睹了这次显现。然而,罗马教廷在埃及没有“管辖权”(jurisdiction),因为埃及有自己的教宗和圣统,所以罗马教宗不能对科普特东正教(Coptic Orthodox)环境下的事件做出任何决定、判决或公告。

当显现出现在科普特教产上空时,梵蒂冈把调查权交给科普特当局。公元1968年5月5日,科普特东正教教宗安巴.季罗思六世(Anba Kyrillos VI)认定了此次显现的真实性。(同样,科普特东正教也认为公元1917年的法蒂玛圣母显现也没有必要(无权)进行调查,因为那发生在天主教管辖区。)


7.jpg

圣母显现,每晚超过25万人用肉眼可见。他们是穆斯林、犹太教徒、基督徒甚至无神论者。目击者中,大部分都皈依了基督信仰;


珀尔.扎基(Pearl Zaki)是一名来自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美国人,她亲自到埃及开罗去看圣母显现。公元1968年8月12日,她当时在围观群众的队伍中,她对这次经历并没有感到遗憾:

「我慢慢地跟在教堂前的大约四千名群众后面行进。突然,人群中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喊叫声,只见许多人从地上站起来(等待的人累了都会席地而坐),一拥而上。我看到了一个像火焰的东西覆盖了教堂的前面。我又看到一束橘黄色的光,形状像一个大火球,覆盖了整个教堂的前面,持续了大约五秒钟。它又重复了两次。我觉得自己被光芒吸引住了,于是大声祈祷…巨大的圆屋顶被一束明亮的蓝白光吞没,就好像教堂屋顶正在融化,被照亮的圆屋顶顶部的光边缘似乎向内滚动,这样人们的视觉就对准了教堂顶上的十字架。整个光芒突然消失,然后又重新出现。我依稀能看见那个笔直的、白色的、像雕像一样的身影。她的双臂放在身旁;她的手臂慢慢向上移动,双手合十开始祈祷。两道流星之类的光芒从圆屋顶后面射来,在圣母的头上形成一个十字形,然后一切又都归为虚无。」


1968年8月18日清晨4点整,珀尔.扎基(Pearl Zaki)提到:

「整座教堂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被耀眼的白色光芒覆盖。我们看见圣母玛利亚像一座白色的雕像,站在教堂上方,有10英尺高。我从侧面看向她,就像看到一座双手合掌祈祷的白色圣母像。几秒钟后,圣母似乎弯下身子,像灵魂一样穿过墙壁而不受阻碍。当我们满怀期待地等待看得更清楚的时候,一团浓雾似的乌云卷了过来,把教堂完全遮住。教堂圆顶上的天空变成了紫红色,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像玫瑰花香似的香味。人们甚至可以伸出手去触摸这些“粉色烟雾”,或者在这种烟雾中移动自己的手。(埃及99%的时间都没有雾气出现。)我儿子看到圣母的侧影跪在圆屋顶前面。

她常常在一束光中,突然从看似虚无的东西里出现。会形成云雾,变得越来越亮,最后她会出现在这个光芒里。然后,在这光辉中,她的轮廓会显得越来越亮。圣母低下头,挥动双手为群众降福,从一边走到另一边,仿佛她是在教堂的圆顶上滑行。当她转身走向教堂的另一边时,我们可以看到她的后脑勺。有时,她似乎正从巨大的圆屋顶上升到天空中。有好几次,天空中竟然出现一道裂缝——这道“天国之门”打开时,她会“走出天堂”来到教堂屋顶上——或偶尔以同样的方式结束显现。有时她会变成一个剪影,然后变成一朵云雾而消失。那些最清楚地看到圣母容貌的人都说“她是一位年轻、健康、美丽的女士,长着美丽的眼睛、头发和修长的双手。”在她显现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被惊奇或狂喜的状态所束缚,以至于所有的行动都变得不可能。甚至没有心思移动手臂和手指来调整相机或拍照,人们都被巨大的喜乐感所包围。」


1968年5月,另一位目击者索尼娅(Sonia Demetrious)多次目睹圣母显现:

「我看到不同的圣母显现场景达6次之多。有时圣母会站在那里2-3个小时。我看见她出现在圆顶上,一次出现在两棵棕榈树之间,另一次出现在教堂的旁边。还有一次,我看见圣母玛利亚身下有五个小天使,他们好像把她从教堂圆顶上抱到了天空中。”」


1968年4月29日,西汉姆.谢诺达(Siham Shenouda)从凌晨2:30看到圣母玛利亚,一直看到凌晨5:00:

「“她浑身散发着光芒,身上有颜色——有时会有两到四个天使在她周围转来转去。她抱着小耶稣,似乎在微笑。她穿着非常大尺寸的蓝色衣服。圣母伸出双手,好像在祈祷。我大吃一惊,浑身发抖,还哭了起来。”」


额我略主教(Bishop Gregorious)在许多场合看到圣母玛利亚的显现:

「十有八九,圣母玛利亚会出现在教堂的屋顶边缘,向群众鞠躬致意,并手持十字架或橄榄枝为他们降福。然后,她几乎总是以祈祷的姿态回到屋顶上的十字架前——在它面前鞠躬,跪在它面前,然后圣母匍匐在十字架前。」


8.jpg

埃及报纸的官方报道,描述了圣母显现时出现的变化。这在当年成为埃及最劲爆的新闻;


无数奇迹般的治愈被记录下来。两个在盲人学校学习的先天性失明的女孩,显现后完全恢复了视力。34岁的聋哑者阿德尔.阿卜杜勒.马利克(Adel Abdel Malek)自出生以来就不会说话,后来被治愈能说话了;一名头部一侧长了恶性肿瘤的穆斯林女孩在手术前一天晚上前往教堂朝拜了圣母玛利亚,第二天她就完全康复了,肿瘤消失得无影无踪;20岁的马蒂哈.穆罕默德.赛义德小姐(Miss Madiha Mohammed Said)失去了视力和语言能力,医疗手段也无法改善她的状况。1968年6月4日,她的两个兄弟把她带到教堂,请教堂神父为她祈祷降福。突然,她大声喊道:“快看啊!圣母玛利亚!”在那一瞬间,她恢复了视力和说话的能力,这让她自己都感到诧异;瘫痪的病例都被治愈了——一位坐着轮椅的妇女来到教堂时,感觉到了强烈的电击(electric shock),然后就恢复走路的能力了。

埃及当局希望排除任何恶作剧,甚至警方怀疑这场显现是“巧妙的灯光秀”。警方在距离教堂15英里的地方进行了大面积搜查,寻找任何可能造成这种效果的电灯装置。他们一度在该地区停电,因此没有任何电力可能被用来创建这些圣母影像。

光彩照人的圣母玛利亚、展翅飞翔的白鸽,还有美好的天国之光,在停电的时候,一如既往地出现了——这让成千上万在黑暗中的人们欢欣鼓舞。圣母的影像和真人一般大小,甚至更大,从教堂的这一边走到那一边,有许多不同的颜色—红、黄、金、蓝和白色。即使是对所拍照片的仔细检查和电脑的强化,也不能说明摄影术和照片有什么问题,它们是无法造假的。这是在数码相机、数字操作和Photoshop被发明之前的时代。事实上,当时彩色胶片在四年前才刚刚问世。


9.jpg

圣母在半空中,鸽子出现在她的上方悬垂不动;


因此,圣母玛利亚的显现在公元1968年5月5日就被科普特东正教会钦定—就在圣母显现开始出现的一个月后。这种前所未有的迅速和公开的批准,是由于圣母的戏剧性和频繁的出现,大多数调查人员或怀疑论者都能够亲眼目睹。

科普特东正教教宗安巴.季罗思六世(Anba Kyrillos VI)的正式声明中提到:“成千上万的埃及公民和属于不同宗教的外国人、宗教组织团体、科学家和专业人士以及所有其他类别的人都目睹了这些现象,他们宣布并报告了他们的见证,证实了圣母的显现是确定的,所有这些人在描述、形式、时间和地点方面都给予同样的详细说明,这证明了各方在见证过程中达成了全面一致。”

在显现事件发生的几年中,几位埃及高级官员在拜访该地区一位穆斯林的家中时,获得了一个私人故事:这位穆斯林承认一开始他对围观圣母显现的来访者很反感,因为他家离教堂很近,当人群经过他家附近时,他就会朝他们扔石头以泄愤。他甚至试图报警逮捕打扰他清静的人。但接着没几天,圣母玛利亚亲自出现在他面前,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圣母恳求他不要再这样下去,并命令他在他的房子上画十字标记。尽管他仍然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但他现在相信这些显现的真实性,并按照圣母的要求,在自家墙上画了40个巨大的白色十字架。


10.jpg

偶尔,圣母也会显现在橄榄树上(左下角图片);


当地神父还证实了两名医生在旅途中与圣母相遇的经历是真实的:

这两名穆斯林医生当时正从亚历山大港(Alexandria)出发,穿过瓦迪纳特鲁河谷(WadiNatru-al- Valley)的沙漠地区,前往开罗。

这条路上有许多修道院。在开车的时候,他们遇到一位年轻的女士在沙漠炎热的阳光下走在路上。两位善良的医生觉得有必要载她一程。当他们走近时,他们看见她穿得像个修女。他们并不认为这是不寻常的,毕竟这里修道院很多。那女士接受了他们慷慨的提议,在路上,她问他们关于泽图恩(Zeitoun)最近所发生的事。她问道:“你们知道圣母玛利亚出现在那里吗?”、“你们去过泽图恩吗?”等等。他们说:“不,我们很忙的,而且是穆斯林。我们自然不会去那里。”经过聊天沟通,他们得知她要去泽图恩。他们意识到不能把这位女士半路放下,因为泽图恩的路程还很远。他们提出带她去那儿;到了泽图恩,他们转身开门让女士出来。人们站在汽车周围,看到一只鸽子从汽车的后座飞了出来。两位医生在汽车底下和周围到处寻找这位年轻女士,发现她消失了。所有的路人都嘲笑他们,告诉他们别做梦了,“车里没有淑女”。医生没看见鸽子从车里飞出来吗?似乎没有,但路人们都看到了。




公元1972年4月14日(星期五),有40个人乘公共汽车从亚历山大港到圣比绍伊的考文垂(Coventry of St Bishoi)去给一个叫玛利亚的婴儿施洗。其中三名乘客弗洛拉.阿卜杜勒.马利克夫人(Mrs. Flora Abdel Malek)、博克托尔·扎基神父(Father Boctor Zaki)和阿齐兹.索阿德拉先生(Mr. Aziz Soadalla)的书面证词已送给教会官方保存;受洗婴儿的母亲凯西.卡普尔.卡里尔(Kathy Kapel Khalil)是一名建筑师,她在5个月前就去世了,她生前最大的期盼就是看到女儿加入教会。祖父哈利勒为了圆去世的女儿之遗愿,让小孙女参加了这次洗礼。在离考文垂10英里的地方,公共汽车抛锚了,他们不得不另找一种交通工具。一辆大卡车的司机同意载每个人一程。过了一会儿,他们看见一个穿着制服的修女拿着圣经在路上走。他们很惊讶地看到她一个人在如此荒凉的地方,毕竟这里方圆几十里都不会有人烟。博克托尔·扎基神父(Father Boctor Zaki)让卡车司机停车,然后邀请“修女”上车加入他们。她走过来,举起手说:“平安(Peace)”。博克托尔·扎基神父让她坐在孩子的祖母旁边,端水给“修女”喝,但她没有喝。然后他给了她一个橘子。她剥了皮,但没有吃。她把橘子给了身旁的孩子。当他们到达考文垂,下车时,她站在所有人面前,举起手再次说:“平安(Peace)。”。然后一道亮光出现了,她突然消失了——就在他们所有人的眼前。然后他们就知道她是谁了。


12.jpg


到1970年初,圣母显现的频率已降至平均每月一次。1971年5月29日,最后一次集体性的目击发生了。据估计,当年平均每4个埃及人中就有3个见过她,很多人见过圣母很多次,这也包括的当年的埃及总统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由于人群的多样性和信仰的不同,圣母从不说话或传递任何口头信息。在这种情况下,单单她的形象就真的值千言万语了,皈依和奇迹一直持续到今天。

警方进行的调查至今未能找到对这一现象的解释,直到目前仍是未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