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圣母的玫瑰园》嘉理陵

《圣母的玫瑰园》嘉理陵

作者:嘉理陵时间:2018-04-09 16:05:28浏览: 275次

《圣母的玫瑰园》嘉理陵

神思 第十期 一九九一年 1-11

 

摘要:

念玫瑰经是天主教古老的传统。为甚麽重複又重複的念?作者解释念玫瑰经是在圣母的伴同下,在她的玫瑰园里散步,献上虔诚的祈祷,宣告我们重返伊甸园的喜乐,歌颂天主的爱、圣母的爱,同时誓我们的爱也是忠贞热诚的,不再在园里背弃天主。

 

(一)前言

自好多个世纪以来,玫瑰经是天主教信徒所爱好的祈祷。然而对许多人来说,念好玫瑰经却并不容易:千遍一律的重複,令人不免生厌,也容易使人分心。有时候,有人问:为什麽要这麽多的重複?在历史上,一百五十遍圣母经原是为代表一百五十首圣咏。圣咏本是教会的祈祷经文,但是在某些年代裡,一般信徒不识文字,因此就不能诵念圣咏,于是就用一百五十遍圣母经来代替。不过问题依旧存在:那些受过教育的人士,既然能够诵读,又何必要反覆地诵念圣母经呢?或者至少,怎样念玫瑰经才有意义?当我们在念玫瑰经的时候,我们是在做些什麽?

本文旨在帮助读者观察几个圣经的图像。这些图像,对最后的那个问题,正好是一个适当的答覆:我们是在圣母的伴同下,在她的玫瑰园裡散步。

 

(二)玫瑰园

玫瑰经这个名词出自一个拉丁字,它的原意是「玫瑰园」。念玫瑰经,就是随着圣母进入她的玫瑰园,在她的伴同下,在园内散步。一边散步一边祈祷。每一遍圣母经,就是一个步伐。每一个步伐,导向另一朵玫瑰。于是,稍停一下,凝视它,讚赏它。每一朵玫瑰,就是耶稣和圣母生活中的一个奥蹟。

因此,如果我们用一些时间,反省一下「园」和「花」在圣经中所处的地位,很能帮助我们了解玫瑰经的意义。

 

(三)园

「园」在人类的历史中,一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在圣经中,「园」是一个象徵,标示天主有意给人类完成的某一件工程。不幸,「园」也是人类背弃天主的地方。

天主创造了人,将人安置在伊甸的乐园裡(创2:15)。这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田园:象徵所有天主愿意赐给我们的美好东西。天主趁着晚凉在乐园中散步(创3:8):更是一幅充满诗意的图画,表示在创造的计划中,人类原享有天人合一的亲密关係。

不幸,原祖违命犯罪,天主把他们逐出乐园(创3:23)。从此,伊甸乐园,为我们人类,象徵了不堪回首的往事,遗失破灭的理想,损毁难圆的情谊,以及因罪而失去的许诺。因为乐园失去了,天主的选民也遗忘了,开花结果的田园原是天主所创造、赐给人类的礼物。「园」本称为「天主的园」(见创13:10;则31:8)。但是依撒意亚先知严厉地谴责了选民,因为他们在「园」中沐浴洁身,向偶像崇拜献祭(65:366:17)。

在受难的前夕,耶稣祈祷的地方,是一个园子(若18:1),就在那裡,他被犹达斯出卖;伯多禄否认老师,也和这个园子牵上关係:「我不是在山园中看见你同他在一起吗?」(若18:26)犹达斯的出卖、伯多禄的否认,是原祖亚当违命犯罪的翻版:天主是在园子裡被出卖、被否认。

人们把耶稣埋葬在一个园子裡,在那裡有一座新坟墓(若19:41);由此,耶稣自死者中复活,也是在这个园子裡:玛利亚玛达助纳还误认耶稣是园丁哩(若20:15)。耶稣在园子裡复活是一个奥蹟,象徵了伊甸乐园的复修和重整。天主在一个园子裡被人背弃,也愿意在一个园子裡重整一切。就在耶稣复活的园子裡,天主再一次显示了他忠于他的诺言。

 

(四)有围牆的园子

有篱笆的园子,在周围筑起高牆的园子,是一块特殊的土地,是一个「秘园」。要想进去一睹园内的景物,必须有一把开启园子大门的钥匙。「秘园」不是一个公共场所,只有获得特别许可的人士,才准自由出入。

在广度方面,「秘园」固然有禁界:它并不向所有的外人开放;然而在高度方面,却没有限制:它开向苍天,开向永恆,开向天主。「秘园」之所以神秘莫测又引人入胜,就是由于具有这一个既关闭而又开放的特色。谁得以进入,就可以摆脱园外事物的骚扰,能够安然地散步,宁静地祈祷;同时,也能举心向上,奔向苍天,奔向永值,奔向天主。

 

为此,无怪乎,在雅歌中,有围牆的园子被用作为忠贞而热诚的爱的象微徵:

 

我的妹妹,我的新娘!

是关闭的花园,

是一座关锁的花园,

是一个封锁的泉源。(歌4:12

 

这几行诗句,又给我们提示了园子和泉源的关係。园子不能无水(创2:10),没有了水,园子很快就要变成不毛的荒地。园子裡最理想的水,应是导源于高山峻岭、不受任何染污的井水或泉水。这井、这泉又必须受到妥善的维护,最有效的方法便是加以「封闭」,以确保流水的清淨纯洁:

 

你是涌出的水泉,

是从黎巴嫩流下的活水泉。(歌4:15

 

然而,只有水源,仍嫌不足:清鲜的空气也不可缺少:有了水和空气,园子裡的树木花草,才能欣欣向荣、开花结果。阵阵清风也能把园中的芬芳,带出园外,飘向天涯海角,传给那些不能进入园子的外人:

 

北风,吹来!

南风,吹来!

吹向我的花园,

使它的清香四溢。(歌4:16

 

为对园子有一个更完整的观念,我们也应一读圣经中有关葡萄园和田园的章节,因为凡种植农作物的田地,多少有些园子的特徵(如:亚4:99:13-15;路13:6-913:19)。

事实上,以色列子民居住的土地,比作为一个园子:天主曾向在旷野中流浪的以民,郑重许下要给他们一个「流奶流蜜的地方」(出:3:8等)。岳厄尔先知说,在这民族未来以前,大地有如「伊甸乐园」(岳2:3);户籍纪则描写以色列子民的居地,好似「河畔的花园」(户24:6)。

 

(五)化荒野为田园

在这背景下,我们发现,在先知的教导中,「田园」屡被用作为重建或复兴的象徵,就不足为奇了。「田园」作为天主必要复兴以色列民族的象徵(见依35:1-2,则36:35)。

 

「复兴」常是一个庆祝和感恩的缘由。因此,无论什麽地方,只要「田园」在居民的生活中,佔着相当多的成份,在那裡总不会缺少笑声、喜悦、歌舞、以及富有田园特色的欢乐:

 

的确,上主必要怜悯熙雍,

怜悯她所有的废墟,

使她的荒野成为伊甸,

使她的沙漠变为上主的乐园,

其中必有欢乐和愉快,

歌颂和平絃乐之声。(依51:3

 

但是,为使这美好的境界保持不失,为使这「上主的乐园」永不褪色,以色列子民应该实践正义。先知以信仰的眼光,洞悉园子裡涌流不息的清泉,乃是万古常新的正义,而天主就是它的源头。

 

正如大地怎样产生苗芽,田园怎样使种子发芽,

吾主上主也要怎样在万民前产生正义和讚扬。(依61:11

 

春天来临、万象更新、百花争呜、欢乐庆祝。然而,没有芒刺,也没有玫瑰:没有祭献,也没有庆典;没有正义,也没有欢乐:

 

你若由你中间消除欺压、

指手画脚的行为和虚伪的言谈,

你若把你的食粮施捨给飢饿的人,

满足贫穷者的心灵;

耶麽,你的光明要在黑暗中升起,

你的幽暗将如中午。

上主必要时常引领你,

在乾枯之地,使你心满意足,

并使你的骨头坚强有力;

你将成为一座灌溉的乐园,

一个总不涸竭的水泉。(依58:9-11

 

这一段依撒意亚先知的神谕,它的力量就在那两个「若」字。天主作出了许诺,但是它的实现却掌握在我们的手裡。谁对天主不忠,他就如一个没有水源的园子(依1:30)。谁对天主忠实,他就蒙受祝福:「他们的心灵要好像受灌溉的田园,再也不感憔悴。」(耶31:12

人不在旷野裡定居下来:住在旷野裡的是迁移不定的游牧民族。一个原野,要等到开闢成为一个田园,可供耕作之后,人才有意在那裡定居下来。即使在那裡有野生的果子和蔬菜可供食用,人还是宁愿亲自耕作,开闢田园、果园和葡萄园。由此,开闢田园,或耕作种植是一个记号,表示决意要在那裡定居下来,因为人必须守候一些时日,才能收穫园中的出产:「你们应建筑房屋居住,种植田园,吃田园的出产。」(耶29:528

 

训道篇的作者称田园为伟大的工程,他说:

 

我于是扩大我的工程:

为自己建造官室,

栽植葡萄园,

开闢围囿,

在其中栽植各种果树,

挖掘水池,

以浇灌在生长中的树木。(训2:4-6

 

虽然,训道篇的作者在稍后,把他的田园、果园,以及在园内所种植的一切,也规作为「空虚和追风」(训2:11),不过,我们大多数都同意,开闢田园和果园,的确是一个伟大的工程。

 

(六)百合和玫瑰

「你们观察一下,田间的……花,怎样生长……」(玛6:8;路12:27)。我们通常都了解这花是指百合,圣经的译文也是这样写的:「你们观察一下田间的百合花……」。耶稣说这话,主要是教导我们信赖天主,因此,从比喻的题旨来说,这裡所指的,究竟是那一类花,是无关重要的。

但是,耶稣接着说:「我告诉你们:连撒罗满在他极盛的荣华时代所被戴的,也不如这些花中的一朵。」(玛6:28)耶稣的这个比较,如果有意义的话,这些花朵一定不是单纯的百合。它们必须如帝王所披戴的服饰,有艳丽的颜色。事实上,耶稣所指的,是巴勒斯坦的一种野生花朵,有着鲜红似火焰的花瓣。

在雅歌中,也用了这一种花朵来形容爱人的嘴唇──相信这嘴唇是血红而鲜豔动人的(歌513)。雅歌的译文却採用了「百合花」:「百合」是一种纯白色的花朵,就比喻所指的事物而论,用「百合花」来相比,看起来并不恰当。这一章节其他部份的描写,很明显地,是在讲论一个英俊的男子,皎洁红润,他的两颊有如香花畦,又如芳草台。因此,比喻中的花朵不似只有单纯的白色,更有着鲜豔的红色。在这个意义下,这些章节中所讲及的花朵,若用现代的希伯来语来表达,不是「百合」,而是「玫瑰」。

 

(七)玄义玫瑰

在这圣经的背景下,有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必须注意:「玫瑰」屡次与圣母相联在一起,也许要胜过「百合」。

 

雪白的百合,固有极富意义的象徵价值:它能够象徵不染纤尘的玉洁冰清。但是,它也含有冷若冰霜和了无生气的消极意义。百合屡次用为表示圣母的始孕无玷,特别在天使报喜的绘画中尤为多见。人们也习惯用百合来象徵耶稣的养父和圣母的淨配大圣瑟的贞洁。

但是,很多次,伟大的画家和诗人,触及更深奥的妙理,以玫瑰来比喻圣母。这比喻,我们可以在信徒敬礼圣母的经文中见到,例如:在圣母祷文中,我们呼唤圣母为「玄义玫瑰」,即神秘的玫瑰。至于「玄义百合」,不但听起来不顺耳、没有真实感,甚至在意义上也是自相矛盾的。

一朵深红的玫瑰托出一幅火和烈焰的图画,很易使人联想到强烈,热烈,和热情洋溢的爱情。

圣母说:「愿照你的话成就于我罢!」(路1:38)很不幸,有许多信徒,为了各种不同的缘由,有意或无意地,多少认为圣母的答覆只是一种被动的接受;有的人甚至想像,面对着至高无上的主宰,圣母的答覆所表达的,是一种状似垂头丧气的、莫可奈何的屈从。

这种想法真是大错特错。我们深信不疑,圣母的这一句话十足是一个爱的行动,答覆她所爱者的邀请。圣母是献身于天主的贞女,而贞女的爱是强烈的、热烈的、热情洋缢的。冷若冰霜的雪白百合,就不足表达这热情洋溢的爱火;而鲜红似火的玫瑰则游刃有馀了。

 

(八)边走动边祈祷:朝圣者的祈祷

 

朝圣,尤其是耶路撒冷的朝圣,是一款十分特殊的祈祷:譬如,在那裡,可以沿着十字架的苦路,重踏耶稣登山被钉的足迹。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去耶路撒冷朝圣的福份。但是,人人都能够做耶路撒冷朝圣者的祈祷,例如:去圣堂朝拜十四处苦路。

「念玫瑰经」和「拜苦路」实在并没有多大的分别。拜苦路,我们通常在圣堂裡,随着十四处苦路像依次走动。念玫瑰经,走动是不必要的,虽然有的人也习惯边走边念。但是,即使我们跪着或坐着念,我们的手指还是在念珠上移动,可算是象徵式的「走动」。

在拜苦路的时候,每一处都有一幅图像,为帮助我们默想该处的奥蹟。在念玫瑰经的时候,通常并无图像放置在我们的目前:但是,在我们的头脑中,每一端都有明确的定像,也足以帮助我们集中心神;这些定像就是耶稣生命史中的十五瑞奥蹟。

这样说来,念玫瑰经无异是一次朝圣──是在圣母玫瑰园里的一次朝圣。在那裡,圣母伴同我们,并领导我们依次瞻仰耶稣的奥蹟。

 

(九)结论:在圣母的玫瑰园裡散步

念玫瑰经是进入玫瑰园。

念玫瑰经是欣赏玫瑰园裡的玫瑰:每一朵玫瑰是圣神的火舌,是刻划天主圣爱的纹章。

念玫瑰经是进入圣母的玫瑰园,在宁静和祈祷的气氛中,来回于玫瑰花丛之间。

念玫瑰经是进入围着高牆的「秘园」。

状如项链的念珠,是圣母玫瑰园围牆的象徵。谁有牆门的钥匙,就可以进去。信心和虔诚就是这把钥匙。有意进去的,请把俗世的挂虑和思念留在门外,为享受园裡的平安和宁静。离开世界,进入秘园,你就身置在天主的面前。在那裡有位对玫瑰秘园最熟悉的人物和你作伴,她就是玄义玫瑰之圣母玛利亚。「请观察一下田间的百合!」更好说,请观察一下豔红如火焰的花朵,多麽优美壮丽!这就是圣母秘园裡的玫瑰。

降孕奥蹟是圣母生命的根源,剔除了耶稣,她的生命也就没有意义。圣母的玫瑰园美丽无比,无非是耶稣的美丽,也是圣母的美丽。圣母秘园裡的玫瑰,尽是圣母和耶稣一生的大小奥蹟。

玫瑰园要说一个故事,就是人类获救的故事。我们进入玫瑰园裡,能体嚐修和的喜乐。一睹每朵玫瑰,我们能凝视耶稣爱火的烈焰,瞻仰耶稣洒下的鲜血……

念玫瑰经是进入圣母的秘园,在圣母的伴同下在裡面散步,宁静地,献上虔诚的祈祷。是的,我们是在圣母的伴同之下;但是,圣母在那裡,天主也在那裡。

进入玫瑰园,是歌颂我们的欢乐和愉快,是奏出我们的感谢和颂讚(依51:3):我们蒙召返回伊甸的乐园,我们可以再次偕同天主,趁着晚凉在乐园中散步(创3:8)。

 

进入玫瑰园,是歌颂圣母的爱情:这是贞女之爱,热情洋溢;这爱的幅度既高且广:其高,上达天主圣三;其广,普及万世众生。

进入玫瑰园,同时是歌颂天主的爱情:这是坚贞而热诚之爱,在基督耶稣内作我们的天主,我们的救主。

念玫瑰经,进入圣母的玫瑰园,是向天主宣誓,保证我们的爱也是坚贞而热诚的。在这个玫瑰园裡,天主将永不受到背弃,也不再被人否认。在这裡,讚颂光荣天主的呼声,高彻云霄,万世不绝。

上面说过,种植田园是一个记号,表示有意久居下去:因为如要享受田园的出产,必须守候一段时间(耶29:58)。不错,今世,我们没有常存的城邑,而是在寻求那将来的城邑(希13:14)。偕同圣母,进入她的玫瑰秘园,就是寻找将来城邑的一个步伐。在圣母的伴同下,进入玫瑰园中散步,我们已经踏入了常存城邑的门限:就是说,即使在瞬间万变的人世间,在扰攘人心的尘嚣中,我们已经开始接触天上城邑的一角。

进入玫瑰园,是以鲜红似玫瑰的火焰点燃我们的心灵,使我们的每一个行动,也充满着洋溢的热诚。这样,偕同圣母,效法她,面对着耶稣的坚贞和热烈之爱,作出有相当的回应:耶稣来,「是为把火投在地上」(路12:49)。玫瑰与火同归于一。

 

进入玫瑰园,是在欢乐和颂谢中,生命的昇华。

进入玫瑰园,是和我们所瞻仰的,日益肖似。

 

念玫瑰经,进入玫瑰园,是深入妙理的堂奥。玫瑰与我同归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