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希尔德加德:为天主所吹动的羽毛

希尔德加德:为天主所吹动的羽毛

作者:时间:2017-04-28 13:49:37浏览: 283次


 

我是点燃所有火花的至高无上火焰力量,
我呼吸着所有前进而非早已死亡的事物...
而我就是天主本体的燃烧的生命:
我比焚烧原野的美丽景象更美;
在水里发出闪耀光亮;
在星辰、月亮、太阳中灼伤光芒。

            ——希尔德加德·逢·碧耿
    

希尔德加德·逢·碧耿是位杰出的女性,她不仅是女性主义的先驱者,也是最早的女性作曲家。她正式的身份是圣希尔德加德,德国的女修道院长,却也是女性文学作家、画家、科学家与预言家。

在十二世纪的年代,很少有女性从事创作,被喻为莱茵河女先知的希尔德加德却写有许多理论作品。当女性得不到应有重视时,西德嘉则受教宗和国王的尊重。希尔德加德更是位医生,她将以药草、动物和矿石为人治病的心得收录在[Causae et curae]这本医书中,也写了另一本叙述自然界历史的书[Physica]。


希尔德加德也深入探讨了两性间的性爱问题,在中古世纪知识普遍缺乏时,她便以今天看来相当复杂的女性观点阐释性爱过程中女性的感官欢愉等情色内容以及育儿等问题。以一禁欲的修女身分而言,她的知识大半来自她为人接生的经验。

近几年来,基于世纪末对神秘主义和神秘智慧的渴求风潮,音乐学者宗教和科学史家关于这位中世纪特异女子的研究再度复苏起来。有趣的是,竟有些人将新世纪运动与希尔德加德连接,只因新世纪音乐与希尔德加德音乐充满飘渺灵气的内涵相类似,不过这也显得虽然历经八百多年,时空的移转并未遮掩了希尔德加德的光彩。

莱茵河畔的岁月

希尔德加德出生在莱茵河西部地区的贵族家庭,从小身体虚弱的她是家中第十个孩子,从三岁开始,她就可以看到常人见布道的奇幻景象出现在眼前,并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不过她一直隐藏这能力多年。

八岁时她被送给约塔修女作为教徒年收入十分之一的固定贡献。尽管修道生活相当清苦,仍有许多贵族女子也跟随者约塔。希尔德加德在修道院中学习拉丁文,那是她日后创作的语言。但她的文法学得并不完全,她擅长以自己的直觉来运用语言,她的辞汇句子架构都有着多层次的意义象征。

在约塔修女死后,三十八岁的希尔德加德被拥戴成为新的修道院院长。五年后在一场致命的大病痊愈后,西德嘉写下了这段文字[在我四十八岁零七个月时,天堂开启,一道明亮地使人盲目的光芒降下涌入我整个心灵中。它像火焰煽动着我的心扉,温暖却不炽热... 顷刻间我了解了书籍(圣经、诗篇)的真义.]本来她只将这些幻象语约塔修女和她的秘书分享,但自此之后,希尔德加德曾经对此赋予的能力感到犹豫和无力感,为此她写信给当时的主教求得祝福,而教宗也支持她将幻境写下,希尔德加德因此完成她的重要著[scivias],她的声名也跟着传播开来。

之后她在Eibingen建立了自己的新修道院,那儿她致力于音乐创作。道德剧,是关于天主与撒旦的永恒之战。另外两本也是根据幻象所写的书:[Liber Vitae meritorum],[Liber divinorum operum]书中她讲述关于大宇宙和小宇宙(即人)的关系,她认为人类是一面镜子,从中反映出了整个大宇宙世界。这也是希尔德加德所信念的核心所在。她的科学观念则是承袭于古希腊的宇宙学---四大基本元素:空气、水、火、土。她依此来判断人体的健康状态,希尔德加德在医学上的用字如“melancholy”忧郁一直被我们沿用至今。

希尔德加德是为真理的战士,她严苛地批判腐败的教会人士,并谴责她的好友支持十字军东征。当时德国君主屈服于罗马天主教的强大势力下时,希尔德加德痛斥他为疯子。在晚年,她为了坚持将一位宗教改革份子葬在她的修道院墓园中而被教会褫夺教权,不过意志坚强的她最后仍获得了她应有的权利。

漂浮于上主气息的羽毛

 

希尔德加德第一位生平被记载下来的女性作曲家。音乐是希尔德加德最重视的艺术,音乐对她来说是她攫取自天堂的美丽和喜悦。在十二世纪时,教堂所用的音乐称为素乐,音乐跟随简单的单一旋律,通常一个文字音节对上愈多的音听起来便愈庄严肃穆,而希尔德加德的音乐几乎是一个字对一个音,她更勇敢地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将音程以八度--五度--八度作跳进,音乐因此像透彻清净的泉水般活泼地流动。希尔德加德特殊的作曲风格,完全来自她从幻象得到的启发,她并未受过音乐训练,虽然对教堂仪式的濒越熟悉,但她的曲风却完全有着原创力,不仅不容易记忆而且难唱。她的另一特色便是宽阔的音域,可以从两个八度音域甚至到两个半之广,加上旋律大幅地跳跃使得整个音乐鲜明的活了起来。

她的音乐听起来能同时使人感到原始的触动,以及像是切割大脑神经的现代前卫音乐。后世的学者甚至称西德嘉的音乐为诗,因为在风格上她的音乐比起一首歌更像是篇艺术散文,以象征性的语言结合诗句的紧密和音乐性,这正宛如今日的自由诗体。尽管题材多来自宗教和圣母马莉亚,希尔德加德的歌词仍充满丰饶的意象和神秘美感。她的歌词与音乐一样,总是与人新鲜和源源不绝的能量的感觉,每次聆听都彷佛第一次听,还可以从中找新鲜的感受。这便是希尔德加德音乐的独特前卫性,任何听的人都会对这音乐的时空背景感到迷离,而分不清作曲的年代,人们也会对她音乐的陌生感产生如对二十世纪音乐般的震撼。相对于现代音,由数学演算而来的逻辑性,希尔德加德音乐的本质反倒是纯粹的神秘主义。

她说过,这些像流水变化无常的声响与寂静,有时恐怖骇人、神秘与眩目,有时候温和,然而无论如何都必须经由我的音乐如朝起朝落般的律动传达出来,我的歌必须向是为天主所吹动的羽毛,在空中悠悠漂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