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基督教”信仰是人类文明的终极根基,中国终将成为基督教的摇篮

“基督教”信仰是人类文明的终极根基,中国终将成为基督教的摇篮

作者:网易新闻时间:2017-04-26 16:33:47浏览: 345次

一、基督教思想体系的终极性

  基督教所信仰的是至高独一的上帝。上帝是无限的(存在),祂全知全能、无所不在、充满万有;祂创造并主宰着宇宙万物。这样一位神是不可超越的,因而是终极的存在。因此,基督教信仰对哲学的根本问题,即关于万物的本原问题作出了不可超越的解答。*  
  基督教对认识论和方法论同样作出了不可超越的终极解答:

耶稣说:我就是真理。(《新约·约翰福音》)
  圣经说:“全部智慧和知识的财富都隐藏在基督里。”(《新约·歌罗西书》)
  “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新约·使徒行传》)
  
   耶稣基督是智慧和真理的本体,人在基督耶稣里,就是在智慧里,就是在真理中,基督就成为人的智慧和知识。

圣经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旧约·箴言》)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新约·马太福音》)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新约·约翰福音》)

“我就是道路。”耶稣这话既是对救赎之道的宣告,获取智慧和真理的终极方法,莫过于接受智慧和真理本体的赐予。舍此而外,还能有什么更终极的方法呢?!  
   
 
 二、基督教道德体系的终极性

圣经上说:“神就是爱。”(《新约·约翰一书》)
  “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新约·马太福音》)
  
“像那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偷盗,不可贪婪,或有别的诫命,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爱是不加害与人的,所以爱就完全了律法。”(《新约·罗马书》)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麽?……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新约·马太福音》) 
  
基督教是一个“爱的宗教”,但不仅仅是爱人,而是首先爱神。人必须爱神,然后才能(真)爱人。能(真)爱人的人,必然是爱神的人。所以,圣经说“全律法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新约·加拉太书》)而不说包在“爱主你的神”这句话之内。没有(爱)神的“爱”(人)本质上是虚妄和脆弱的。

因为一方面这样的“爱”有太多的主观成分,另一方面这样的“爱”的根基是浮浅的。以对神的爱为根基的爱则具备了终极性或终极意义。具备终极性的爱是一种近乎神性的完全的爱(“像你们的天父完全”),完全的爱与仇恨不能相容,所以圣经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人若对仇敌都只有爱而没有仇恨,这爱是(近乎)完全的。


 三、基督教对人生的终极问题作出清楚、完满的回答
 终极价值体系必须对人生的终极问题作出清楚、完满的回答。这些终极问题包括:人类的起源(人从哪里来?),人类的使命(在这里干什么?)和人类的归宿(将往何处去?)三个方面。这些问题实际上是基督教的中心问题,整本圣经可以看作是对这些问题的回答。这一点是应该是众所周知的。

实际上没有一个价值体系能够像基督教那么清晰、完满地回答这些问题。对于无神论,人生的终极是虚无。这无论如何不能称为“完满”。有更完满、更完全,以至无法超越的答案,那就是基督教的答案:凡信靠耶稣的人都成为神的儿女,拥有永生,是君尊的祭司,将来要与耶稣一同做王。

基督教的这种作为信仰、思想、道德和价值体系的完满的、无法超越的终极性绝非出自偶然,这乃是基督教信仰的真理性的反映。  
  

四、基督教文化形态的超越性和普适性
基督教信仰所敬奉的神是创造和主宰宇宙万物的终极的独一真神,这决定了基督教信仰的超越性,也为基督教思想、道德、价值体系的超越性奠定了根基。
  
 
 五、基督教文化形态的终极包容性
面对基督教文化正在中国兴起的现实,许多人忧心忡忡,于是殚精竭虑地试图阻挡、压制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

事实上基督教文化形态在中国传播,受冲击的只会是传统文化中的腐朽落后部分,其中(包括儒、释、道)的中性和有积极的时代意义的部分不会、也不可能受冲击。这是由终极文化形态的终极包容性决定的。   

  

七、人类文明的根基
 基督教信仰对西方社会、西方文化的巨大影响是根本无需争辩的事实,西方文化因之被称为“基督教文化”;基督教信仰对西方文明形成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先进的文明不可能建立在落后的文化根基上。


八、基督教信仰和思想体系从来不属于西方    
 
 基督教信仰和思想体系从来不属于西方——正如科学定律从来不属于西方,也不属于任何民族或群体,基督教信仰只属于接受它的人。西方的基督教也不过是接受来的。谁接受基督教信仰,它就是谁的! 

而从民族自尊心出发加以拒斥,是狭隘的。从脆弱的民族自尊出发而盲目认定自家的传统文化一定最优秀者则更是愚蠢的。
   
 任何排斥、压制、打压这个思想体系的努力最终都将无可避免地陷于失败。唯一明智的对策是面对现实,全力“抢占”这个无可替代的思想、道德和价值,使之为我所有,并且发扬光大,以期超越前人,超越先行者——这则是完全可能的。

圣经说:“这样,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新约·马太福音》) 
   
中国终将成为基督教的摇篮,并将圣经教导应用于生活中,这需要所有基督徒的虔诚祈祷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