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我们为何不去尝试耶稣所呼吁的非暴力诉求?

我们为何不去尝试耶稣所呼吁的非暴力诉求?

作者:《恒毅》时间:2017-04-26 16:31:11浏览: 247次

非暴力
诉求
"马克思主义歌颂阶级斗争,视其为强大的历史推动力”。暴力是变革的一种模式,懦弱的顺从也是一种模式,耶稣给我们指示出了第三条路:非暴力。历史证明,暴力是人类难以负荷的灾难,而以暴力去终止暴力或改变历史进程,会使人类陷于暴力的恶性循环。如何终止这种暴力的恶性循环?我们为何不去尝试耶稣所呼吁的非暴力诉求。耶稣的非暴力不是懦弱顺从的表现,而是对暴力的强烈抵制。

耶稣的非暴力

耶稣教导的核心是爱,爱主爱人;对于爱人的层面,耶稣听到包括爱仇人。玛窦福音耶稣教导的六个行动指出了耶稣的解决之道,并在山园被捕事件中达到高峰。
耶稣的教导
玛窦福音第五章可以分为六个部分,第38-48节记载以另一种方式去回应暴力。在这段圣经中,耶稣提出了六个显著的行动:“不抵抗恶人;把另一面也转给他;连外衣也给他;走两千步;愿向你借贷的,你不要拒绝;爱仇人”。福音中耶稣藉机揭露社会层面所发生的事情,有关人之间纷争的、法律事务的、不公正规定的及经济制度的问题。耶稣首先提到一个不公义的行为,随后建议再度“加倍放大”这个不公义行为。耶稣的提议不是软弱,而是要“放大”那不公义的行为(转另一边脸让人打;连外衣也给别人;走两千步),藉以深度揭露那些合法化压迫的根本错误所在。面对社会存在不对等权利和地位的情况下,以非暴力的行为去打破暴力圈是恢复正义的策略,并能开创新的开始。
耶稣的
非暴力事件
山园中犹达斯以亲吻礼作为出卖耶稣的暗号,可是耶稣没有把他当作敌人来看待,而是称呼其为“朋友”。当耶稣被捕时,与耶稣一起的人,拔出刀砍下了大司祭仆人的耳朵,耶稣的回应是:“把你的剑放回原处”。当耶稣复活后,没有教导门徒们去为他报仇,而是鼓励他们不要害怕,并派遣门徒去宣讲好消息于万民。旧约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法则的目的是不要扩大复仇的范围,而是只应该同等对待,以免暴行的扩大与恶性循环,这是法律的高度进程,至今的法律仍然是停留于此;但耶稣的要求却是不要抵抗恶人,而“加倍放大”恶行,这就是耶稣第三条路,其核心是爱仇敌。
耶稣的
非暴力事件
玛窦福音第五章可以分为六个部分,第38-48节记载以另一种方式去回应暴力。在这段圣经中,耶稣提出了六个显著的行动:“不抵抗恶人;把另一面也转给他;连外衣也给他;走两千步;愿向你借贷的,你不要拒绝;爱仇人”。耶稣的提议不是软弱,而是要“放大”那不公义的行为(转另一边脸让人打;连外衣也给别人;走两千步),藉以深度揭露那些合法化压迫的根本错误所在。面对社会存在不对等权利和地位的情况下,以非暴力的行为去打破暴力圈是恢复正义的策略,并能开创新的开始。

12
非暴力诉求的社会实践

教会在各个时代传递耶稣的非暴力精神,影响当代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莫过于印度圣雄甘地和美国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恩,在此通过暴力与非暴力的案例,来对比其成效。
非暴力
模式的影响
印度圣雄甘地曾说他所宣导的非暴力主义,是受耶稣在山中圣训中爱仇敌的命令所启发。甘地认为耶稣是践行非暴力主义者中的王子,是真正的非暴力主义者,绝不是懦夫。马丁路德金恩回忆道:“抗议运动开始之时,我的思想,有意识地或者无意识地返回到了山中宝训及其关于爱的崇高教导,返回到了甘地的非暴力反抗方法”。这两位最富盛名的非暴力实践者,虽然彼此受到了鼓舞,但最直接受到了来自于耶稣的教导。对于暴力,不论是任何时代,都不是最佳的选择。
暴力是
社会进程的阻碍
暴力在历史中时常被引用,似乎它的直接、快速、明显的结果吸引了人的眼球,但其成效到底如何?我们通过一些对比来看非暴力与暴力成效的差别。
非暴力的大罢工至少推翻了七名拉丁美洲的独裁者,单单在1989-1990年,便有14个国家经历了非暴力革命,当中只有罗马尼亚不是以非暴力方式进行,这些革命涉及17亿人。如果我们将20世纪所有参与非暴力运动的人加起来,人数总共有34亿人,而且当中大部分运动但是成功的。
印度3亿人口以非暴力方式得到解放,牺牲了大约8000人(1919-1946年)。阿尔及利亚有大约1000万人,他们在七年内(1955-1961年)以暴力得到解放,但代价却是100万人的性命;波兰的团结工联非暴力的对抗残暴政府的力量,在十年间大约牺牲了300人;匈牙利的武装叛变被苏联镇压,牺牲了5000-6000匈牙利人的生命;在捷克发动了自发的非暴力抵抗,有70人死去;在美国的民权运动,少于100名参与运动的人被杀;古巴和尼加拉瓜的武装革命各自带来2万人死亡;在人口只有780万的瓜地马拉,有10万人失去生命。接近三分之二以武力改变取得权利的政府都被人以同样方式驱逐;而20个改变后的政府,只有一个让位给公民政府。
在菲律宾非暴力革命成功后,克拉韦尔(Bishop Francisco Claver, S.J.)写到:“我们选择非暴力,不单是作为实现公义这个目的的策略,如果它行不通便抛弃它。我们选择它作为目的……因为我们相信这是基督自己争取公义的方式”。

12
暴力并非唯一选择

耶稣通过言传身教来教导非暴力不抵抗并非是顺从的表现,而是聚焦及放大恶行,促进整个社会去反省结构性的罪。耶稣的非暴力思想不断被运用,证明暴力并非是人类社会进程中的唯一选择。。
我们不应视敌人为黑暗的仆人,而视之为将来能够悔改的人。因此,即使他们运用邪恶的方法——霸权统治、刀剑武力、黑暗阴谋……我们不必也不能以同样的方法回应他们。如果我们以同样的方法回应他们,以谎言、欺骗、暴力和武器相向,便是拒绝给予自己和对方改变的未来和可能性,便会延续邪恶的国度。以恶制恶必然导致更多更大的恶,而非暴力却能使暴力止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