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玫瑰园-奇闻 ▏1936年,为逃避苏联政府推行的无神论政策,和对宗教信徒进行的疯狂迫害,这家人在西伯利亚隐居了80年

奇闻 ▏1936年,为逃避苏联政府推行的无神论政策,和对宗教信徒进行的疯狂迫害,这家人在西伯利亚隐居了80年

作者:时间:2017-04-25 17:19:10浏览: 147次

一生都处于与世隔绝的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今天我们要说一个家庭,这家人,已经与世隔绝了80年...... 


1978年,一群地质学家来到西伯利亚泰加林地区考察。


他们发现这里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气候寒冷,全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寒冬,整个地区有数万沼泽,而且经常会有饥饿的狼群和野熊出没。


然而,


没想到就是在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当年的地质学家团队,却在2000米的半山腰上,发现了一户人家....




野人!!!  这是这群地质学家的第一反应.... 


因为当时的苏联当局,没有任何这里有人口居住的记录。而距离这里最近的村落也有150公里,更不可能是附近居民....


然而当他们靠近之后,他们惊奇发现,那户人家,会说俄语! 是来自现代社会的一家人!  然而他们的生活用品,又跟现代社会完全不一样,仿佛回到了原始时代....


仔细询问才发现,他们当时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关于这一家人的故事,我们还得从1936年说起。




图片上的男人叫Karp Lykov,另一位是他的女儿Agafia,他们都来自俄罗斯。


一家人都是俄罗斯东正教的信徒,同时也是一家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


而这一切却在20世纪30年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36年,苏联政权推行无神论,对这些宗教信徒进行疯狂的迫害,很多人逃到了西伯利亚的森林,而Karp一家却晚了一步。


一天夜里,巡逻队来到了Karp的村庄,看到他们家有宗教书籍之后立即枪毙了Karp的弟弟,而Karp就跪在一旁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这让Karp明白再不逃不行了。在从枪下侥幸逃脱后,他带上妻子与一儿一女,准备也逃离到西伯利亚的村庄。


不过这次经历却让Karp有些极端,他不仅要逃跑,更要让所有人都找不到他。




1936年,他们举家来到这片针叶林,深入丛林上百公里,搭了一个简易的小屋定居。他们之所以选在这类,是因为不仅在当时,就连现在的这里方圆150公里都没有任何人。


正是这一点给了Karp安全感,并且他们也一直住到了现在。


不过为了寻求这种安全,Karp一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想在这种荒野生存,别说几十年了,起初就连几天都难以度过,吃穿住行必须完全自给自足。


Karp先找了片地,种下了带来的农作物种子。Karp的妻子历经千辛万苦带来了一辆粗糙的纺车,承担起了家里人所需衣物的重任。甚至在日后艰难的日子里,妻子还练就了一身能将白桦树皮变成衣物的本领。


而对Karp当时的两个孩子来说,这一切也逐渐的从新鲜感变成了巨大的空虚。


孩子们无时无刻不在回忆着城里生活的那段日子,幻想着此刻的苏联变成了什么样子,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孩子们跟随家人搬到这里之后,除了那几位地质学家,一生都再也没有见过其他人。




不过好在这段艰难的日子没持续多久,就在Karp和妻子的耕耘下,逐渐变得有模有样。


起初他们每顿只能吃到混着麻仁的土豆饼,后来老爸Karp的农作物帮他们稍微的丰富了饮食。


1950年后,Karp还学会了打猎。虽然当时没有猎枪和弓箭,但是Karp在树林里挖了无数陷阱,穿山越岭的引诱猎物。到后来Karp甚至能够在零下四十几度的天气里,赤着脚去寻找猎物。靠着跟猎物赛跑的方式,直到猎物筋疲力尽的掉入陷阱才算成功。


就算这种狩猎的方式无疑是以性命在做赌注,而且每次都要耗时几天才能完成。不过对老爸Karp来说,为家人做着一切都很值得。


孩子们也逐渐的找到了打发时间的办法。


短暂的夏季时,他们的房屋旁边有一条清澈的溪流,里面的流水冷彻甘甜。树林里的越橘、树莓垂手可得,屋顶上还积攒了厚厚一层掉落的松子。这些让两个小朋友玩的不亦乐乎。


甚至有时候麋鹿还会来他们家里取暖睡觉。


一家人就这样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不仅幸运的躲过了二战,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二战的发生。


沉浸在这种与世无争的幸福中,Karp在随后的三年里又生下了一儿一女,他们平时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每天晚上吃饭时,一起聊聊往昔,谈谈今后,以及各自的梦想。


不过,Karp一家对未来所有美好的设想,也许再也没能实现。


1961年,当时他们已经在这里与世隔绝的生活了25年,虽然日子过的有点累,但是一家六口能聚在一起,对Karp一家来说就是莫大的幸福。


而这一年他们遇到了大饥荒。


野生动物吃掉了Karp种的胡萝卜。Karp本以为撑一阵子,等剩下的农作长出来就好了,他们开始吃鞋和树皮度日。


但天不遂人愿。剩下的农作物快要成熟时,一场降雪又将一切化为泡影。霜冻和积雪冻死了Karp苦心经营的农作物,以及树林里的本就为数不多的食物。那年他只收获了18粒粮食,而且当时Karp也早已过了当年可以出门跟动物赛跑打猎的年纪。


随后的几年里他们开始吃草根,树皮以及所有只要吃了就能保命的食物。


但是就算是吃这些,Karp和家人每年都会限定数量,怕今年吃光明年饥荒就没得吃了...


为了让孩子们能吃饱,Karp的妻子在1961年活活饿死,离他们而去..


而即便如此,一家人也从没想过重新回归社区生活。


直到1978年,那群地质学家发现了他们。




起初Karp对他们很抗拒,但是想到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外人,而且到达自己这里实在路途艰难,就邀他们进屋坐了一会,讲出了这些经历。


而在地质学家眼里,Karp一家仿佛是当时世界上最单纯的存在。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塑料包装纸,以为我手里透明的包装纸是可以褶皱的玻璃,他们已经几十年没吃过面包,不知道二战和冷战,不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当我告诉他们如今外界的一切,他们虽然惊讶但也没有重返家乡的想法“。


因为Karp一家已经习惯,并且完全具备了在荒野生活的能力了。连这些地质学家也有些吃惊。


他们用削尖的桦木棒沾着金银花水当作钢笔和墨水。Karp的儿子用桦树皮做了几个存储食物的罐子,女儿每年秋天都会趁着夜色,挖一个新的地窖。在黑暗的荒野中工作她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在Karp的女儿心中,没人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


地质学家表示,这与世隔绝生活了这么久的一家人一点也不难接触,既开朗又纯朴。


而他们最想要的礼物是盐,一家人已经几十年没吃过盐了。为了满足他们这个小小的愿望,地质学家们后来也探访过他们几次,还带去了当时不少方便的设备。


然而却没想到,这几次的探访却好像给他们带来了灾难。


在这些地质学家最后一次探访过后没多久,1981年的秋天,Karp家里的三个孩子先后去世,其中两个死于肾衰竭,医生分析大概是多年的少盐饮食后,一下又摄入了太多的盐..... 


而其中一个孩子死于肺炎,这很可能是因为地质学家身上的细菌,因为常年不跟外界接触,Karp一家根本无法免疫这种对他们来说完全陌生的疾病。


这一结论也让那些地质学家们无比震惊,而且劝说Karp和仅剩的一位女儿回到城市生活,但是被他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在7年之后,老爸Karp在这里生活了52年之后,也因病去世。


而此时这篇树林中的一家六口,只剩下女儿Agafia一人。地质学家表示他们虽然心疼Agafia,但也不得不离开。


“看着我们离开的时候,她就像是一尊雕塑,不说话也没表情。因为她今后真的要一个人生活了啊”。


即便如此Agafia还坚持留在这里,大概是因为这里有她所有亲人的痕迹吧。

就这样,1988年开始,曾经的一家六口,只剩下Agafia一人生活在这里。


她也逐渐的淡出了大家的视野,直到去年的一场暴雪,已经78岁的Agafia才又被大家想起。




2016年1月的这场暴雪,给西伯利亚及周边地区带来了严重灾害。在大家积极应对的同时,克麦罗沃州的州长忽然想起了独自生活的Agafia,他派了一辆直升机将Agafia接到了医院。


经过医生的治疗和一周的观察,Agafia很快又返回了这个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Agafia表示在这里生活的确有很多不便,但她早已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乡。


她独自生活的时间里,虽然失去了所有的依靠,但日子也跟从前一样。


要回忆起与世隔绝度过的这一生,Agafia表示,虽然艰辛,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切都愈发的力不从心,也仍然幸福并满足。



克麦罗沃州的州政府给Agafia带去了面粉葡萄等等生活用品,每年都会定时的给Agafia送食物,保证她安稳的度过今后的人生。


既然已经离开世界太久,不如就在这里安享晚年。。。。

撒上 25:29

29 纵然,有人起来迫害你,谋害你的性命,但我主的生命是保存在上主,你的天主的生命锦囊中;至于你敌人的性命,上主却用投石器将他们抛掉。

弟后 3:12

12 凡是愿意在基督耶稣内热心生活的人,都必要遭受迫害